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2.2亿天价“汉代玉凳”被指造假:系2010年制造(图)

3已有 6857 次阅读  2012-02-25 16:36   标签北京  中新网  江苏邳州  徐州 

曾经在北京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

曾经在北京拍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

网帖爆料:在那个汉代玉凳售出后,这家作坊又再次制作的汉椅

网帖爆料:在那个汉代玉凳售出后,这家作坊又再次制作的汉椅

中新网徐州2月24日电 (记者 朱志庚) 近日,网上一张帖子爆料称:曾经在北京拍卖出2.2亿元天价的“汉代玉凳”产自江苏邳州,而且还是2010年起历时一年多时间制造的!记者随之赶赴邳州调查了解。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明确称:他在电视画面上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所谓“汉代玉凳”就是前两年邳州玉雕艺人制造的高仿艺术品。

2011年初,被拍出2.2亿天价的一套汉代玉凳成为当年拍卖市场的“最贵玉器”。但时隔一年,关于这套玉器到底是“国宝”还是“赝品”的争论突然爆发,成为各大媒体争相关注的热点话题,这也绷紧了收藏界以及艺术界人士的神经。

2月23日,记者来到久负盛名的玉雕艺人集聚的江苏邳州采访调查。在邳州城区李口玉器一条街上,这个城中村的每条道路两侧基本上都是经营宝玉石行业的各种店铺。记者以买玉人的身份与玉雕商家攀谈得知,他们很多人都说那个天价的“汉代玉凳”是他们邳州造的,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一位杨姓玉雕艺人说:“一个姓赵的人从2010年开始,历时几个月时间,在向阳村加工而成,当时成本就有100多万元,主要是那个料子好。”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邳州城北部5公里的官湖宝石玉器城,采访到了邳州宝玉石行业协会会长汪如棉先生。得知记者采访来意后,汪会长就直言不讳的说,这个所谓的“汉代玉凳”就是2010年产自邳州市,当初是作为高仿工艺品出售的,就是向阳村的几个小伙子忙活了一年多,他们还几次请自己去做指导,帮他们提提造型、纹饰及图案的设计建议,当初,他们以230万的接近成本的价格,卖给了一个酷爱艺术品的外地人。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弄到今天竟成为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进行拍卖了。”

记者以买玉人的身份致电玉器作坊老板赵先生,赵先生说,这是他用了1年多的时间做成的,仅梳妆台22个工人就花了7个月,都是分部件生产好再组装的。赵先生从事玉雕行业多年,他说这套玉梳妆台玉凳组合是根据明代老件仿造的。东西做好以后,2010年以工艺品的价格卖给了河北石家庄的买主,售价260万,“光料钱就上百万,我怎么也得赚点。最近两年,原材料价格疯涨,如果放在现在能值500万。卖出去以后,他们怎么操作,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好问”。

对此,徐州师范大学副教授于盛庭认为,鉴定“汉代玉凳”是否赝品并不难,“汉代没有凳子,而且沁色的只有墓出或窖出的才会有。目前历史研究说明,还没有这么高规格的墓葬需要这种玉凳。鉴定文物要有充足的历史依据和考古依据,“汉代玉凳”这两方面的依据都没有,不可能是真品。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李维翰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从这个玉凳的纹饰和工艺上看,江苏邳州和安徽蚌埠都有这个工艺实力。凭借邳州玉雕业的功力,完全有能力做出一件精美的汉代玉器。“最实用的鉴定方法就是看它的阴线,古玉上的阴线是不平整的,因为当时是手工制作,不可能很平整。”李维翰强调,此外,汉代玉器除了作为酒器之外,都是礼器,没有生活用具,不可能出现凳子和梳妆台。

 

给2.2亿假汉代玉凳出具真品鉴定者系故宫博物院专家

 

图片作者:罗晓光src="http://res.news.ifeng.com/dci_2012/02/be32139c8180fd824ce4d9b4b55f4d8b.jpg"

图片作者:罗晓光

新华社北京2月1日电(“中国网事”记者 周宁、李德欣、岳瑞芳、万一)龙年伊始,热得发烫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被泼上了一盆凉水——不少网民在百度、新浪等各大门户网站纷纷发帖称,2011年时以2.2亿元成交、创下玉器拍卖纪录的“汉代玉凳”是赝品,拍卖方涉嫌拍假,天价拍品背后难逃“洗钱”“骗贷”之嫌。

新华社“中国网事”就此事采访当事各方最新获悉,由于艺术品鉴定本身存在巨大争议所谓“汉代玉凳”的真假依旧是个谜团,但是拍卖方承认那件创下2.2亿元拍卖记录的玉器事实上并未最终成交。

据记者调查,被网民广泛质疑的“汉代玉凳”的拍卖方——“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官网显示:该拍品全称为“汉代青黄玉龙凤纹梳妆台、坐凳(两件)”;尺寸为“台127.3×47.8cm,坐凳45×45×32cm”;重量为“台重265.2斤,坐凳重72.2斤”;估价为“180000000元人民币”。 

2011年1月9日,该拍品在“‘古玉雅集’古代玉器专场拍卖会”上,以1.8亿元起拍,最终以2.2亿元成交,创下新的玉器拍卖纪录。

然而,这样一件“稀世珍宝”却惹来不少网民的嘲笑,直指该拍品“造假不专业”。“醉眼梨花满路”等网民说:“按照一般历史常识,汉代古人是席地而坐的,当时还没有发明凳子。这‘汉代玉凳’难道是‘穿越’而来?”

还有不少网民分析,这可能是拍卖公司伙同委托人(卖家)、买受人(买家)联手做的局。“天价拍品就是鱼饵,抵押后从银行套现。这里面的潜规则多得是!”

综合网民的质疑,围绕着“2.2亿元‘汉代玉凳’涉嫌假拍”事实上存在4个疑点。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各方。

(疑点一):“汉代玉凳”是否为赝品?

“中嘉拍卖”高级顾问朱明讲述了拍品鉴定过程:该拍品于2010年10月在河北征集到后,“中嘉拍卖”专程请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周南泉老先生对此拍品进行实物上手目鉴,认定此拍品为“汉代”,并出具了鉴定证书。

周南泉的鉴定证书显示:“名称:玉梳妆台与椅”“年代:汉”“质地:玉质”“专家鉴评:质晶莹温润,有古雅的沁色和包浆……工艺精细巧,体纹生动神奇,造型罕见,有重要的收藏和研究价值。”

然而,中国文物学会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会长张宁认为:“汉代时人们是席地而坐,当时中国还没有凳子的概念,这种凳子要到宋朝才有。”还有专家表示,从“汉代坐凳”的图片上看,它属于“高坐器具”,不符合汉代的礼制和贵族文化特点,也不符合当时的服饰要求,拍品可能是仿清代家具。

对此,“中嘉拍卖”副总经理黄建军这样解释:这件拍品的主件是梳妆台,坐凳仅为附件,梳妆台是陈设器而非实用器。“至于这件拍品的真伪,那是学术问题。用‘汉代人席地而坐’来判定当时绝没有凳子,下此结论为时过早。”

而张宁并不这么认为:“很多赝品粗制滥造,明眼人一看便知,可一些拍卖公司所聘的假专家为牟利不惜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即便一些真专家,由于拿老板的工资‘吃人嘴软’,也违心做假鉴定,‘天价赝品’便肆无忌惮地流向市场。”

(疑点二):“汉代玉凳”的天价如何出炉?

据朱明介绍,送拍的委托人根据拍品玉料的重量与珍贵性、周南泉先生的鉴定证书和“中嘉拍卖”的建议,将起拍价定为1.8亿元。“这件拍品,即便不是汉代的,而是现代的,它的价值也可能比起拍价要高。”

黄建军说,2010年1月9日,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的《古玉雅集》专场拍卖会上,经多次竞价,366号竞拍者最终以2.2亿元的价格拍得此物。

记者几经周折获得委托人和买受人与“中嘉拍卖”签订的合同。合同显示,经委托人同意,该拍品的起拍价为1.8亿元,而366号竞拍者张某最终以2.2亿元的价格与“中嘉拍卖”签订了买受协议,佣金比例为12%。

(疑点三):拍品是否真正成交?

针对网民关于“通过拍卖‘洗钱’‘骗贷’”等质疑,黄建军回答,“汉代玉凳”最终实际并未成交。“拍卖现场,该拍品虽已落槌,但买受人并未当场付款,之后我们曾多次催促其付款,但直到现在也没实际交割。买受人当时所缴纳的3万元保证金依然在拍卖公司,已作违约金处理,而拍品依然在委托人处。”

记者根据买受合同和保证金凭证上的联络信息与这件拍品的买受人张先生取得电话联系。张先生承认,他曾替“老板”在《古玉雅集》专场拍卖会上以2.2亿元拍得“汉代坐凳”。之所以“赖账”,他这样解释:“我们老板的钱没到位,最后没付款,所以拍前交给拍卖公司的3万块保证金变成了违约金。”

记者在“北京市文物局给《古玉雅集》拍卖会文物拍品审核的批复(【2010】1440号)”中看到,“中嘉拍卖”须在拍卖活动结束后三个月内,将已拍卖文物记录的备案材料以书面形式上报。“中嘉拍卖”称,因“汉代玉凳”未成交,故并未向北京市文物局上报。

(疑点四):拍卖方到底有无“知假拍假”?

针对网民“‘中嘉拍卖’假拍‘汉代玉凳’已不是首次”的指控,朱明回应说:“我公司拍卖的‘汉代玉凳’,有专家鉴定,也已通过文物主管部门的拍前审核并获得拍卖许可,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但同时,朱明并未否认网民有关“‘中嘉拍卖’售假有‘前科’”的问题。

北京朝阳法院官网显示,2008年,刘某在该拍卖公司购买8件古董商品,共支付货款近26万元。后刘某经鉴定发现,这8件瓷器均为现代仿品,遂将“中嘉拍卖”诉至法院。2010年底,法院判决“中嘉拍卖”向刘某退还全额货款并支付相关利息及鉴定费用。

记者1月30日从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了解到,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不是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员,同时也不具有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评定的企业资质等级。中拍协理论宣传部副主任欧阳树英表示,协会目前正通过其他渠道与该公司负责人尽快取得联系并了解拍卖活动相关情况,随后会将相关情况及时通报企业所属政府主管部门。

对此,“中嘉拍卖”称已接到北京市文物局通知,要求其尽快上报关于“汉代玉凳”拍卖全程的情况说明,公司已于1月31日按期上报。

截至记者发稿时,北京市文物局尚没有对“2.2亿元‘汉代玉凳’涉嫌假拍”事件做出最终结论。

不少业内专家和知名文化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2.2亿元‘汉代玉凳’涉嫌假拍”事件实际上集中反映了目前我国拍卖市场的一些乱象,有关整治迫在眉睫。

知名文化学者吴树认为,这反映出中国文物鉴定业已陷入万劫难复的困境。近30年的全民收藏运动导致中国文物市场上的赝品逐步实现高科技制假、高手段营销、高利润回报,而我国没有完整的鉴定体系,没有不同类型文物的鉴定标准,更没有科学权威的鉴定机构。

著名画家韩美林告诉记者,一些知名拍卖公司公然拍卖署名自己的伪作,很多买家倾其毕生积蓄买到赝品后纷纷找他控诉,甚至瘫在地上,他不忍心艺术爱好者蒙受损失,不得不为其再创作一幅真品。

韩美林当着记者的面拿出近几年收集的上百幅假画说,每年到他住处求证“韩美林画作”真伪的收藏者多达数百人,但最多不到3%是真迹。“这些年拍卖行知假拍假越来越多,给不少买家造成损失甚至家破人亡,我只能苦笑。”

对愈演愈烈的拍卖乱象,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于去年正式发布《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自律公约》,公约规定,不知假拍假、坚决杜绝“假拍”行为。

然而,就在公约发布第二天,原中国嘉德(广州)国际拍卖公司就在“2011年夏季拍卖会”上公然拍卖被韩美林认定为赝品的画作。

记者看到,在这场拍卖会的预展图录上,假冒韩美林的画作《旺兔》《小狐》《猴》以及雕塑《奔牛》赫然显现。其中,《奔牛》以78200元成交,《旺兔》《小狐》和《猴》流拍未成交。

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主任陈兴保等专家建议,建立艺术品评估体系,即成立国家级艺术品鉴定机构指导拍卖评估,由权威专家鉴定与科技检测相结合,并全程公证。同时,为保证拍前鉴定的独立性,鉴定师不应与任何拍卖公司存在合同关系。

针对拍卖法的修订,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建议,修改该法的适用范围,由只针对拍卖企业到涵盖卖、拍、买三方在内的拍卖行为;第六十一条应补充“买受人在拍卖成交后若有证据表明拍品有瑕疵,可按一定方式退换”的内容;对虚假鉴定、联手做局等涉嫌欺诈行为,除民事责任外,须加入刑事处罚。

张宁认为,大众传媒不能为追求轰动效应、制造噱头对“天价拍品”肆意传播,而应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在对拍品成交额数据进行核实后再向社会公布,以防助长拍假者的气焰。(完)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