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古今绝对赏析

已有 930 次阅读  2012-01-22 08:35   标签艺术  书法家  文学家  九江 
妙到极点始称绝。一副楹联,若采用了一种或几种艺术,使之具有一定的特色,从而给读者以巧妙新奇之感,这样的楹联,称之为“巧对”或“妙联” 。若巧妙到出联极难应对,或对句达到了无与伦比且令人叫绝的地步,甚或对句根本对不出,这样的楹联,可称之为“绝对”或“绝联”。
  古往今来,所谓绝联为数不少,但真正叫绝的却不多。绝联有:传说中的名绝联、有案可查的名绝联、至今迄无对句的绝联及已有对句的绝联等几种。

  传说,宋代大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某日由九江乘船往苏杭而去,水上遇一驾船少年。那少年出一上联要黄应对。其上联为:
  驾一叶扁舟,荡两片桨,支三四片蓬, 坐五六个客,过七里滩,到八里湖,离开九江,已有十里;
  这副上联,用尽了从一到十的所有数,又要求下联在相应的位置上也要用数,且不论反顺,不得有一字相重,还要排列有序,何其难也!黄庭坚乃一代才人,当时冥思苦想半晌亦难以对出,后人虽多有攀附应对者,但完全合乎上联要求的对句尚未出现。实际上,此联实属“对句根本无法对出”的绝联。现己对出者,均为不尽符合要求的,虽有正式刊出,亦尚嫌欠工。  

民国初年,袁世凯篡夺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随之而来的是军阀割据,连年征战,民不聊生,国势日颓。有人据此题一上联:
  由山而城,由城而陂,由陂而河,由河而海,每况愈下;
  此联巧妙地兼用了借代、重言,绞链诸技巧方法,且指事寓意十分恰切,越是细细品味,越是令人叫绝。孙中山是广东香山人,故曰“山”,袁世凯是河南项城人,故曰“城”,黎元洪是湖北黄陂人,故曰“陂”,冯国璋是河北河间人,故曰“河”,徐世昌是江苏东海人,故曰“海”,这样把中华民国几任总统,来个“以地代人”,贯穿入联,结果,地势由高到低,“每况愈下”。而作者的本意恰在表示几任总统执政时的政治状况,也是因好变坏, “每况愈下”的。此联另一绝妙处在于,所叙各总统执政时间先后排列,恰与各自籍贯地名高低顺序切合。这真是既赖匠心独运,又仰天然玉成。象这样的绝联,只恐万古千秋也难以对出足以与之相媲美的对句来。

真正堪与上联相媲美的,还有一副传统名绝联:
  夏大禹、孔仲尼、姬旦、杜甫、刘禹锡;
  此联乍看,似觉难度不大,但细细品来,它字外有义。表面看,它是由五个历史人物联缀而成,殊不知它乃是一副谐音双关联,细品读之,尚有另外一层意思,即:下大雨,恐中泥,鸡蛋、豆腐留女婿。应对此联,要求下联也要符合上述条件,这就加大了应对难度。唯其如此,多少年过去了,此联仍如孤雁单飞,迄今无配偶。

据传,苏东坡任职杭州时,某日,曾邀一些文士泛舟于西湖之上。当时,有一歌女手提锡壶给大家斟酒,不慎失手将锡壶掉入湖中,一文士当即出了一个上联,要苏东坡来对,其上联为:
  游西湖,提锡壶,锡壶掉西湖,惜乎锡壶;
  这个上联,兼用了换位、混异、虚词等技巧方法,左一个“西”呀“锡”呀“惜”,右一个“湖”呀“壶”呀“乎”,直把个苏东坡弄得云山雾罩,一筹莫展。此联虽然既难又绝,但还不能说它无出。近见《光明日报》载《千年绝联今有对》一文,言道,此联已被江苏洞山农民曹有法对出。其下联为:
  逢甲子,添家子,家子逢甲子,佳姿甲子。
  并声称:“在此下联对出之前,传统上联如同孤零零的鸿雁单飞千年余。”实际上,在曹此对之前,千年孤雁早有配偶,就是说,早已有好的下联对出。沈阳赵严华所对之下联为:
  擎酒碗,过九畹,酒碗失九畹,久惋酒碗。
  这个对句较之曹的对句,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略胜一筹的。诸君如若不信,请让事实说话:其一, 曹对中的“佳姿”一词太过牵强,和上联之“惜乎”根本不成对。而赵对中的“久惋”对“惜乎”则较为接近;其二,曹对中的“甲子”亦难对“西湖”,两者可谓相去甚远,而赵对中的“酒碗”对“西湖”虽仍有差距,但毕竟缩小得多了。可见,不比不知道,一比立见高下。另赵对中“九畹”语出有典,出于屈原《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句。

浙江东部慈溪县旧有东西二街并二庙,东庙祀奉三国东吴之中书令阚泽,西庙祀奉唐朝宰相房琯。有人据此题写一联:
  东庙阚,西庙房,东西两庙,门户相当,方敢并坐;
  此联巧妙地使用了析字法,将“阚”字拆为“门、敢”二字,将“房”字拆为“户、方”二字,再让四个字交错并列,而成“门户相当,方敢并坐”句,意思又切合了两姓。自不待言,下联当完全符合上联这些要求。此对可谓难啊!因而此君题了上联后,就再也对不出下联了。但再难的事也有人知难而进,不久,有人以下联应对:
  南京河,北京城,南北双京,水土俱分, 可成霸业。
  此联将“河”字拆为“水、可”,将“城”字拆为“土、成”,所以才有了“水土俱分,可成霸业”句。为什么说“霸业”呢?原来这“南京河”特指秦淮河,“北京城”当然即紫禁城,故而才有“可成霸业”之说。此对真可谓巧莫与阶,实属妙绝!

再看传统名绝联“江氏江亭绝对”:
  江氏于江亭追悼江西江县令;
  此联难在一个“江”字四次重言,且具有四种含义:江氏是姓,江亭是亭名,江西是省名,江县令又是官名。即便“江县令”,虽亦为“江氏”,但前后两者是不同的,前者在联句中为主语,是发出动作者,而后者则是宾语,是接受动作者。此联虽经反复重言,但并无牵强附会之嫌,且指事又十分妥贴。此联当时无出对句,后来又经登报公开征对,终无所获。于此,可窥其属对难度之一斑了。  

还有一副传统名绝联,可说迄今无好的对句。其联为:
  日照纱窗,个个孔明诸格亮;
  此处着字不多,难处却不少。其一,“孔明”是诸葛亮的字;其二,“个个”与“格”谐音,“格”与“葛”又谐音,形成谐音双关;其三,前句与后句系因果关系;其四, “个个孔明”与“诸格亮”既是分总关系,又属同义重复。此上联出后应对作亦颇多,只是堪与上联比肩共步的上品力作可谓奇少。后来,某书(实在记不清书名了)曾载出这样一对句:
  风送幽香,郁郁畹华梅兰芳。
  如果把上联的几处难点作为衡量标准用以衡量此下联的话,显见两者差距太大了。除了“畹华”是“梅兰芳”的字,这一点符合上联第一点要求外,余皆不合。这就不只是什么稍嫌欠工的问题,不客气地说,根本对应不上。

《沈阳日报》曾载出一组传统名绝联,为上联公开征对下联,其中有这样一副上联:
  浙江江浙,三塔寺前三座塔,塔、塔、塔;
  此联难度更大,第一句属换位,形成两处地名,且又与后边所写景物存在某种领属关系;第二句属重言,不仅重言“三”,而且还重言“塔”;第三句既可视同重言,又可视为迭词。难度最大之处还在于“三塔寺前三座塔”一句,唯其只有“三座塔”,才引出下句的“塔、塔、塔”,它把“三”这个唯一可用的数字给先行占用了。而下联相对应的位置上势必也要用数,用哪个数字为好呢?这就需要动脑子了。按应对规矩,显然,其一,上联之数是不允许重复的;其二,尾句三个字所含数又必须与前边重言的数字相符;其三,还要如同上联一样,必须符合实际情况,不得胡编乱造。仅此三点,多少年来,不知难倒多少雅士文人。有人弃其首句,只对其后两句而成一下联:
  万松庵后万棵松,松松松。
  这就显得太勉强了。既是“万棵松”,岂可仅以“松松松”三字概之。当然了,“三棵松”替不了“万棵松”,也不是让我们把“松”字列出一万个才罢,其中必有变通的办法。我们试来共赏一联家大手笔所对之下联:
  宁海海宁,九虫山上九条虫,蟲蟲蟲。
  第一句亦属换位,成两个地名,第二句虽为虚写,亦可作实说。重言处,不仅重言了“九”,而且还重言了“虫”。第三句尤为绝妙,作者匠心独运地巧用“虫”的繁体字“蟲”,来了个“一代三”又“三代九”,从而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前后数字相符的大难题。此可谓戛戛独造之手笔,读此联实实令人拍案叫绝。

“沈阳新联营联”可能受“三塔”联的影响启发,曾出一上联亦足以撩人兴致,意味无穷。其上联为:
  新联营开三面之门,迎八方来客,进进进;
  此联与“三塔联”很相似,难在“开三面之门”,才有“进进进”,唯其只“三面门”,才有三个“进”,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也是把唯一可用的一个数字先行占用了,下联如何应对?请您一试。

前几年,《妇女》杂志曾登出一副上联公开征对。其联为:
  歪头山山头不正;
  此上联写的是本溪歪头山。“歪头山”,听其名即知其“山头”自然就“不正”了。此联也运用了拆字法,“歪”刚好拆而成“不、正”,且“山山”又属连珠。虽寥寥七个字,属对亦不容易!
  上下同卡何愁歪风不正;
  此上联后来由好多人对出下联,但均有欠工不贴切之处。看来想对到鸾凤匹俦的程度,实在不是一件易事。此联不仅借鉴了前例“歪头山”联之技巧,更可贵的是赋于新意,紧切当前形势,实属难能可贵。
  皇白王,皇王不分吴言有误;
  此联也巧妙地运用了析字法。“皇”字拆为“白、王”,“吴、言”又可拼为“误”,这是表面的关节,其内含义另有一层,就是江浙一带,旧属吴地,那里口语“皇王不分”,故而说“吴言有误”。后来有人对出一下联,颇有斤两。其联为;
  耆曰老,耆老能饭壹口没噎。
  此下联也是巧妙地运用了拆字法。“耆”字拆为“曰、老”,“壹、口”又可拼成“噎”。“曰”对“白”,“耆老”对“皇王”都是十分工整之对,这只是表面关节,下联所含意义比上联毫不逊色,意思是说:老者虽说老矣,但饭量却好,吃起饭来一口也不至于噎着。词达意顺,无可挑剔,可谓上联之匹配之作。
  
类似此类绝联所见甚多,下将意境颇深的几副列兹于后,与爱好联语者共同赏析。
  六木森森,松柏梧桐杨柳;
  此联“六木’恰为“森森”二字,而后边六个字又都是“木”字旁,因“六木”同这六个字在一定程度上又属分总关系,故而应对是很不容易的。目前所见应对各联,不是此处稍有不合,就是彼处略欠工稳,总之,很难有珠连璧合之对句。
烟沿艳檐淹燕眼;
  此联也很叫绝,绝在短短七个字竟同为同音异调字,这是否可称为“高度混异”法?典故出自清朝末年。相传一人在门前生火,灶间柴烟沿那艳丽的屋檐氤氲地涌入了燕子窝中,大燕子飞出巢去,小燕子在窝中被熏的叽喳乱叫。有人以此为题写出一副上联;七字同音、讲述了一个美丽的故事;以此索对。
此联的难度不仅仅是七字同音;辘轳格的形成让这句上联变得难上加难!在天下绝联的标示区域内,“它”至今依然无对!君若不信,我们先试听此联而不着眼于字面,必定会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感。但倘着眼于字面,原来是“烟气沿着艳美的房檐缭绕,竟淹掩了屋檐下燕子的双眼”,这是一幅多么美妙宜人的画面呀!

和尚装姑娘,不梳头,插朵攀枝花,难瞧;
  此联看上去无难可言,岂不知它也是一副谐音双关联,原来联内嵌进了云南省的六处地名:云南文山有和尚庄、姑娘寨、布苏、查朵、攀枝花、南桥等地。要求下联也要相应对以地名人名或其他物品名方可,这就难了!一般说,对于非云南人来说.联中所列六地,恐怕所熟悉的仅只“攀枝花”一地而已,其余五地大都是很陌生的。而这一点似乎无关紧要,你只需在下联能对出谐音双关且又词达意切的六处地名就行了。
据笔者所览,仅以云南地名入联的,还有这样一副上联:
  嵩明山高映日月;
  此联中“嵩明”为云南一县名,两字恰拆成“山高”和“日月”。此联与“歪头山联’可谓大同小异,属对亦非轻而易举之事。据说,此联经公开刊出后,很多联林高手亮出身手,唯憾所对多欠妥贴,亦是枉然。
眉山有玫有梅没有煤;
  据介绍,此上联出自一位后生之手。联中运用了混异法,“眉、玫、梅、煤”四个同音字搅扰在一起,听起来糊涂,一看却会明白。此联难点不独在此,尤在于联中的两个“有”和一个“没有”上,下联要在相应的位置上对以相当的词语,恐怕就不是件简单的事了。

修筑钱塘江大桥的总工程师罗英先生,不仅精工博理,而且颇善文墨。他曾针对钱塘江大桥即景撰一上联征对。其上联为:
  钱塘江桥,五行缺火;
  此联前句中“钱”字“金”旁,“塘’字“土”旁,“江”字“水”旁,“桥”字“木”旁,这样一来,五行中有四,唯独缺“火”,故而后句为“五行缺火”。下联要尽符此要求,可谓殊大不易。出句独运匠心,超绝妙绝,致使迄今仍无足堪比并的对句出现。
 
网上文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